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通訊員 孟根傲德
  “老公,從我決定嫁給你的那天起,我就知道,你只能用左手保護我,因為那隻敬禮的右手屬於更多人……”6月2日凌晨2時22分,家住新疆烏魯木齊市的警嫂馬雯娟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出了《致祁小陽他(她)爹的一封信》。
  祁小陽,性別不詳,在媽媽馬雯娟的肚子里“定居”已經7個月了。祁陽,祁小陽的爸爸、馬雯娟的丈夫,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公安局博峰街派出所的一名民警,他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回家了。
  思念
  “親愛的老公:我想你了。感覺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你了,同事們問我還記得你的模樣嗎?我開玩笑說,暫時還有點印象。”
  信的開頭,馬雯娟直言對丈夫的思念。“他天天不著家,我挺著個大肚子,你說想不想?”6月5日,馬雯娟告訴記者。
  馬雯娟就職於中國西部新聞網,烏魯木齊距阜康60公里,兩人結婚一年多來,聚少離多,“以前周末我們還能見面,現在就只能打電話、發微信嘍。”馬雯娟笑著說,丈夫只陪她做過一次孕檢,而且那次還是因為醫院要求夫妻雙方都要檢查,博峰街派出所所長給丈夫“特批”了一天假。
  “我已經懷孕快7個月了,也不知道你記不記得這個時間。寶寶現在動得比較厲害了,只是非常遺憾你至今還沒有見過他(她)蹬肚皮的樣子。”
  信中也透出了馬雯娟的一絲無奈。現在,每天晚上,馬雯娟都會給肚子里的寶寶放兒歌《我的爸爸是警察》,她說,“胎教音樂”也要“對口”。
  “家裡雖然有爸媽照顧我,但是缺了你,總是感覺空蕩盪的。”馬雯娟說,她寫這句話時,鼻子酸酸的。
  委屈
  “前兩天家裡洗手池下水堵了,我想看看哪兒堵住了,折騰得滿頭大汗,換了N種姿勢,最終還是因為凸出的肚子沒能看到。最後,還是求助了爸爸才修好。”
  信中,馬雯娟坦言老公不在時的困難。就在上周,馬雯娟獨自去醫院做孕檢,排到她時,大夫皺著眉頭問:“你老公呢?”馬雯娟回答:“沒來。”“今天的檢查很重要,必須有人陪同!你老公怎麼這麼不負責任!”面對醫生的責備,馬雯娟沒有吭聲,她默默地做完檢查,臨走時告訴醫生,“我老公還有更多的人需要保護,因為他是警察!”
  “我第一次沒出息地哭了。”馬雯娟在信里自嘲。但這個“女漢子”很快便擦乾眼淚,像沒事一樣去交費了。
  “我現在是女超人,修得了水管,換得了燈泡,家裡啥活都能幹,就是肚子太大有點礙事。”這位80後準媽媽摸著肚皮,一臉得意。
  支持
  馬雯娟在微信朋友圈裡發出這封信後,她的朋友評論說:“真是辛苦你了。”她霸氣地回覆道:“天上飄來五個字——那都不是事!”簡單的一句話顯出這位警嫂的樂觀豁達。
  “當下不僅僅是你的一級響應,也是我們每一個新疆人的一級響應,在反恐的道路上,我們每個人都有義務和責任積極響應反恐號召。我能做的,就是理解你,支持你,我不會怪你的。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照顧好自己,註意安全,按時吃飯,抽空休息,雖然這些話從你穿上警服的那天起,我已經不知道重覆了多少遍,卻總還是會像條件反射一樣不自覺地每天冒出來。”
  馬雯娟在信中“力挺”丈夫的工作,又細細叮嚀“註意事項”,朴實而溫暖。
  祁陽將這封信在微信朋友圈裡進行了轉發,並附言:不是矯揉,也不是炒作,她雖代表不了所有警嫂,但我們需要這樣的支持和鼓勵!
  讓馬雯娟沒想到的是,這封信“火”了。6月2日、3日,新疆昌吉市公安局微信公眾平臺“昌吉公安”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微信公眾平臺“平安天山”相繼轉發了這封信。“平安天山”還專門配發短評:作為一個普通人,我們也想陪著愛人,伴著孩子,守著父母。只是,我們肩上有沉甸甸的責任,我們守護這片熱愛的土地、守護這裡善良熱情的人民!我們是新疆公安,我們一直都在!
  這是最有力、最動人的承諾。  (原標題:“你敬禮的右手屬於更多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msata

ky49kycr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